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水电工夫妻对我老婆的算计
水电工夫妻对我老婆的算计

水电工夫妻对我老婆的算计

这个世界要挣钱多,还是要靠脑力的。我做体力活不行,对于计算机方面这还是比较擅长的。

  那天晚上,水电工老婆通过我老婆找到我,让我去给他修修电脑。

  我看了一下电脑,是小问题,但总得装着不好解决啊,现在办事不就是这么回事嘛。所以我也就磨磨蹭蹭的,这看看那看看,其实心里也有阴暗的一点,是不是会碰到什么比较「不可说的」相片录像什么的。

  找了一顿,很失望,竟然没有。不过,我觉着不大对劲,有一个盘,看容易占的很大,但看文件没有很多。

  我突然想起,有一次水电工在我家干活时,说起电脑,问过我怎么隐藏文件,我说可以设置文件属性为明白了,看了一眼他在看着我操作,当然,我怎么操作他是看不懂的。我忍着烫,将他给我倒的水喝光了。

  男人就出去给我续水去了。

  我趁机设置电脑,显示全部文件,果然,有一个隐藏的文件夹,我快速的打开,哈哈,果然是黄色文件。

  听听外面的声音,水电工老婆让他去烧水。我就趁此机会,马上打开。

  哈哈。果然,是黄色AV,再细一看,主角正是水电工和他老婆。能拍了几十部,我就打开了一部文件最在的那部,然后快速拖动进度条,从头看到尾。

  水电工鸡巴不大,粗略估计长度约13厘米,直径3厘米多,光头,相对于鸡巴的直径来讲,龟头还是比较大的,甚至比我的还要大点。水电工口活厉害,在这部AV里,持续了十多分钟,他老婆高潮了一次。然后,就是体力比较好,连着操了20多分钟,其中就刚开始时狗交后后面插入抽插了四五分钟,然后都是男上女下式,一气肏了下来。

  又看了二部,听着他的脚步声往这个房间走来了,我就急忙关了。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水电工就成了我的意淫对象了,当成,意淫他如何来肏我老婆。对于他的小鸡巴和性能力,老婆会既喜欢又不喜欢。

  我和老婆操十分钟,她就会来两次高潮,操20多分钟小时,不得操死?

  再就是,那人比较会舔,这一点是我老婆特别喜欢而我又不愿意做的。而他的鸡巴虽然小,却是老婆喜欢的,老婆不喜欢长的,我的就是长,每次总是顶的她痛。相比较长来说,她喜欢粗点的,龟头大的,水电工的应该正合标准,当然,再粗点就更好了。不过,反正我又不会让他来真正的肏了我老婆,合不合适也只是我意淫一下罢了。

  ==半夜的闪光声

  在这之后,水电工老婆和我老婆来往的更加密切了,经常给我老婆点农村种的菜之类的,而我老婆很大方,也经常给她东西,当然,都比她给的要值钱。

  不过,我却从这中密切中感到了一种不良的企图。因为在几件事的接触中,我对水电工夫妻的人品基本上是看透了,而且通过他们拍视频这种行为来讲,起码在性上是个比较开放的。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这是不凭空想象,就像是同时期老婆的另一个闺蜜姐弟对我老婆的算计一样,那场算计也持续了好几年。

  那天,水电工去了青岛干活,晚上不回家。水电工头一次晚上不回家,水电工老婆不适应,就让我老婆去陪她。

  十点多后,我给孩子检查完了作业,孩子睡去了,我也上了床。

  看着空空的床,我才想起老婆去陪水电工的老婆去了。

  我又想我的直觉。

  靠,这不会是个圈套吧。比如:半夜里水电工再回来,然后上床肏错人。或者,拍下老婆裸体相片再威胁啦。

  我越想越睡不着。就离开家,开着车先在小区里转了一圈,然后停在水电工家南面,正对着他的卧室。

  一楼嘛,灯还亮着,还能听到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的声音。

  又过了一会,灯熄了,两人又聊了一会,很快就没有声音了。

  我想想,可能是我自己多想了吧,就打算回家。

  刚要发动车,又抬头看向水电工家卧室。

  却见一道闪光,接着又一道。

  靠,这不会是在用手机拍我老婆的裸体吧?

  我正不知道如何办才好,只见灯亮了,过了一会儿又灭了。

  后来,我问老婆昨晚回的怎么样?老婆说这是第一次没和女儿睡在一起,没睡好,醒了几次,第一次梦见了闪电,以为要下雨了呢。

 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,没有什么变化,我就回了家。

  早上,我早早的下了楼,在外面溜达着,水电工没有回来。

  看来没有什么大阴谋,但那两道闪光的疑问却没有解开。

  不过,自这之后,有些接触我就或明或暗的阻止老婆了。之所以没有完全阻止,还是我淫妻的心理在作怪,我喜欢这个老婆被慢慢侵入的过程,当然,是在正式插入前的过程。

 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这一段时间两家接触比较少,因为水电工老婆怀孕了。

  在老婆这方面,也可能是感觉到那天晚上水电工老婆在拍相片了,当然,老婆的心理我是猜测的,其实她是个心很粗的女人的。

  那天晚上,水电工老婆又通过我老婆找到我,去给她修电脑。

  我和老婆上楼时,刚好碰到文员母子从外面回来,就一起去了水电工家。

  我在修电脑,趁机又看了那个放着情色录像的文件夹,又多了好几部。

  外面的人在嘻嘻哈哈的说笑着,说的很多,我把相关的摘要一下:

  水电工老婆:文文妈你怎么每才文文爸回来就哑嗓子?

  文员老婆:感冒了。

  水电工老婆:文文,你爸爸昨晚是不是打你妈来,我听着你妈嗷嗷叫来?

  我老婆:别守着孩子开这样的玩笑。

  文文:嗯。我爸把我妈的奶子咬疼了。

  所有人:哈哈哈哈

  我老婆:那你不打你爸爸吗?

  文文:我妈两个奶子,我和我爸一人一个,他弄痛他的那个我不管。

  水电工老婆:那你那个都怎么咬你妈不痛?

  文员老婆:哈哈。

  水电工老婆:你现在去咬咬我们看看。

  文员老婆:你不是说老妈的没奶水吗?你姨的有,去咬咬看。

  文文听了,就往水电工老婆身边走去,此时她正抱着小儿子电电,躲闪不方便,也没想到文文真会去摸。

  结果,文文在她身边蹲下,伸手就抓住了水电工老婆